老實說,我總覺得數位相機是一種很了不起的發明,
可以留下很多的記憶的提示跟畫面。

這對會日漸衰退的記憶力來說,真是一件好事。
除了文字,另外一種的保存。


小時候有很多玩具我都想買,
從在高雄時看著大新的娃娃跟積木,
到了解到台中在生活創庫裡看著大無敵的機器人模型。

不知道為什麼,這些關於玩具的記憶對我來說還挺深的。 哈~

在大新我得到了大白熊娃娃跟樂高積木,
某一年的生日媽媽買了一隻熊貓娃娃給我,
在遠東百貨好像是因為有禮券我得到了一隻塑膠恐龍跟一隻戴著帽子的娃娃。

也曾經二姑姑買了很精緻,眼睛會眨呀眨的娃娃給我。

那一隻大白熊活在我們家應該很久,它很堅固,雖然是絨毛填充娃娃,但相當地紮實。
樂高積木我也玩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搬到台中市我還是很喜歡玩。
那個積木除了普通的積木,有門窗、茶壺茶杯,有花花、有長椅,還有溜滑梯跟動物人偶,
不幸的是我除了我常玩的羊以外,只記得似乎還有大象。 @@"

熊貓娃娃似乎是被我一直戳它的鼻子,到最後鼻子總習慣性的凹進去,
對她最後的印象是被穿上了白色的禮服,後來不知道何時消失在我的玩具裡。

老實說,可以的話,真想都把它們都拍幾張照片起來,
證明它們存在過,而不是只在我的記憶裡。

其實很諷刺,很多東西我過去跟現在都拍了照片,
但是刪光光以後才發現都活生生的存在我的腦海裡,
真正深刻的印象不是只靠刪幾張電子檔就可以抹滅的,
特別是已經成為自己一部份那些曾經,不需要特別去記得,它就是會在。

反而是當時固執刪去的那些照片跟文字,
到了現在想找,卻怎麼也追不回來哩~

後悔嗎?也說不上,因為明明都嘛還是記得 XD



創作者介紹

沒烤熟的馬鈴薯

eter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